点击关闭

天祥文天-香港新界文氏族人过去没有拜祭文天瑞-格尔木新闻

  • 时间:

开原龙卷风致6死

為了探究文天祥與新田鄉文氏族人的關係與淵源,我特地於盛會舉行前幾天,獨自前去新田鄉遊覽一下文天祥公園。這個公園位於新界新田之青山公路新田段及新田公路之間,佔地二公頃。公園入口建有牌坊,上方正中寫有「文天祥公園」五個書法體大字,上方兩側分別寫着「正氣」、「流徽」,左右石柱楹聯寫着:「惇仁崇義,朗朗清風,像塑典型輝日月:裕德存忠,巍巍峻節,歌傳正氣壯山河」,是由新田鄉文氏族人文幸福教授撰寫,楹聯以新田文氏宗祠堂號「惇裕」作為鶴頂格。

若非新界鄉議局議員廖書蘭博士告知,我一直不知,相距文天祥出生地江西省吉安縣千萬里的香港新界元朗新田鄉,聚居了數千名奉文天祥為祖先的文氏族人。他們為了傳承和弘揚文天祥的愛國主義精神和民族氣節,十多年前與散居深圳和新界各鄉的文氏族人加上社會人士集資興建了一座「文天祥公園」,以紀念這位深受炎黃子孫尊崇的先祖。

文天祥(一二三六年六月六日至一二八三年一月九日),江西吉州廬陵(今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區富田鎮)人。初名雲孫,字天祥。選中貢士後換以天祥為名,改字履善,南宋末期政治家、文學家、愛國詩人、抗元名臣、民族英雄,與陸秀夫、張世傑並稱為「宋末三傑」。寶祐四年(一二五六年),文天祥在殿試中被南宋第五位皇帝宋理宗趙昀親拔為第一(狀元)。他在宋朝做官最後被封為信國公。宋亡後,文天祥被俘到大都(今北京),元世祖忽必烈親自勸降,許以中書宰相文職。但文天祥大義凜然,寧死不屈。最終,他選擇處死,於一二八三年一月九日在大都從容就義,終年四十七歲。

今天,文氏是香港新界五大家族之一,最多族人聚居於元朗新田鄉和大埔泰亨鄉等地鄉村,新田文氏族人現時在香港約有六千人,但全香港文氏宗親估計有五、六萬人。新界文氏族人一直奉文天祥為祖先,以「文天祥後人」為榮。然而,在文氏族譜上,文天祥並非新界文氏的直系祖先,他的堂弟文天瑞(一二四○年至一二九八年)才是第一位到廣東寶安的文氏始祖,文天祥只可稱為太伯祖。

由公園門口牌坊沿斜路拾級而上,到崗頂見到豎有高大文天祥銅像一座,身形軒昂,手執佩劍,樣貌威武,面朝新田仁壽圍各村落。銅像基座正面刻有文天祥的名詩《過零丁洋》中兩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香港建築師香灼璣的書法手筆。銅像後面有一巨幅由九塊麻石打造而成的浮雕,描述文天祥的生平事跡,從他高中狀元,組織勤王軍隊,臨危受命,奮勇抗元,到兵敗,被捕,勸降,獄中作《正氣歌》,貫穿他一生愛國愛民族,浩氣長存。浮雕上還刻有《過零丁洋》和《正氣歌》兩首詩。在文天祥的生平事跡中,令人特別肅然起敬的,是他從容就義前寫下的一篇絕命辭:「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文天祥絕筆。」

文氏族人為了擴大團結,凝聚在港數萬宗親的力量,一九七六年成立了一個宗親團體─香港文氏宗親會(新界)正氣堂,該會以弘揚文天祥愛國主義精神為宗旨,以「團結宗誼,弘揚正氣,互助互愛,愛國愛鄉」為理念,積極團結和服務香港文氏宗親,熱心參與家鄉建設,堅定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為維護香港繁榮穩定、促進深港合作作出了重要貢獻。

圖:文天祥公園內豎立的威武文天祥銅像/作者攝

香港回歸祖國二十二年來,新界文氏族人以祖先文天祥為楷模,愛國愛港,做了許多有益的事。我在新田鄉事委員會就職典禮上,聽着高奏雄壯的國歌,看到眾多肅然站立、面向台上五星紅旗的文氏族人,一股暖流通過體內,心想,倘若文天祥泉下有知,相信會大感欣慰。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民族英雄文天祥這兩句氣節凜然的名詩,千古傳頌,激勵人心熱愛自己的國家和民族。我幼時就讀過文天祥這兩句出自名篇《過零丁洋》的詩,以及《正氣歌》等,深印腦際,幾十年來一直對文天祥心存敬仰。

聽新田文氏老人所說,並參考史書所載,南宋末年,文天瑞遷居惠州,娶妻生子應麟。時值元兵南下,文天祥抗元兵被俘,文天瑞南逃寶安,再隻身前往海南萬州(今萬寧),再在當地娶妻,生四子,另開一脈。香港新界文氏族人過去沒有拜祭文天瑞,直至二○○九年春天,新田文氏族人才首次前往海南祭祖。隨後,在新田東鎮圍與安龍村之間的空地上豎立了一座文天瑞像,台基上列出新田世系表,顯示文天瑞與香港新界文氏各房的關係。

較早前,新田鄉事委員會舉行第二十五屆執行委員會就職典禮,並在新田購物城旁的大型停車場舉辦盛大的盆菜宴,筵開七八十席,出席的文氏族人和新界各鄉友好達七千多人,那天雖有天雨,但舞龍舞獅,鑼鼓喧天,盆菜味美,場面熱鬧非常。我和幾位傳媒界朋友應邀出席,躬奉其盛,印象深刻。

今日关键词:金秀贤合约到期